高校为什么要“去行政化”?

高校为什么要“去行政化”?

时间:2020-02-13 17:5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央广网北京11月11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北大的综合改革正稳步推进,效果开始逐步显现。在人事改革方面,北大未来将尝试取消院系行政领导的行政级别,并采用聘用方式,进一步弱化行政级别,加强人员流动。

  林建华介绍,学校行政人员的人事改革还未开始,目前北大聘任制还主要是在教师队伍和学术机构的管理层推行。对于院系层面,北大未来将尝试取消院系行政领导的行政级别,包括学院的院长和副院长、系主任和副系主任,这些职务会跟行政级别脱开,取消行政级别以后,北大会采用聘用方式上岗,不同的人会有不一样的聘任方式。目前相关文件正在制定中。

  消息发布后,被各大门户网站放在重要位置,引发热议。

  高校运行的行政化和权力化弊端,已被充分认识并在国家层面形成改革共识。2010年7月发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关于“建设现代学校制度”中就明确提出,“推进政校分开、管办分离。……克服行政化倾向,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 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重申“创造条件,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 2015年5月,《教育部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要求“积极创造条件,逐步取消学校行政级别。”

  但是,相关文件发布后,取消行政化和学校行政级别的各项动作却进展缓慢。“深圳40名教授争一个处长岗位,安徽20多个副教授、博士抢副处长职位”,“高校一开会,处级干部一礼堂”,这样的新闻报道和流行段子仍在被热传。北大未来将尝试取消院系行政领导的行政级别,其中“未来”、“将”、“尝试”、“取消”这几个字眼又显得何等小心翼翼?“高校去行政化”究竟难在哪儿?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此进行了分析解读。

  熊丙奇:2010年7月发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提到要逐渐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转变政府管理学校的模式,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主动权,因此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是一项6年前就已经做出的决定,但是在过去6年间,推进高校去行政化面临着很大的阻力。到目前为止,没有一所公办学校校长取消行政级别。

  其中的原因有几个方面,第一,目前我国本科院校的校长既有副部级也有正厅级,一般高职院校的校长是副厅级,取消级别肯定会影响到校长和相应群体的利益。第二,行政级别取消之后,政府管理学校的模式也需要转变,这就需要政府放权,但是有的政府部门其实还没做好放权的准备。这一次北京大学在二级学院推进取消院系行政领导的行政级别这样的改革,实际上是在高校校内进行改革的一个尝试,也是对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的一个落实。但是这个改革能不能起到去行政化的作用其实还有待观察,而且这还取决于学院行政领导的任命方式的改革。

  第二,学校在院系治理或者学校整体治理的过程中应该推进行政权、教育权和学术权的分离。如果取消了行政级别,但是在学校内部,还是行政主导教育资源或者学术资源的配制,这其实就没有起到去行政化的效果,最核心的去行政化是在取消行政级别的同时,推进教育权、行政权和学术权的分离,也就是教育思考和学术思考的决策应该由教师委员会或学术委员会来负责,而不是由行政来主导。因此北大的改革还取决于其领导的选拔和任命、院系领导改革以及它是否推进现代治理的改革,这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两个方面。因此北大也显得很谨慎,它们只提到了逐步取消或者逐步尝试,而不是说马上启动。取消行政级别的改革实际上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而不仅仅是取消级别那么简单。在此之后,学院里面可能要建立学院理事会,这种理事会可能会由学校领导、教师代表、学生代表还有社会人士代表共同组成,从而形成一个更加开放、民主的学院治理机制。同时,在学院内部,我们要实行一系列的现代治理改革措施,而这项改革会更加深入的触及到很多利益,因此北大还是要边治边看。

  与此同时,如果学院取消了行政级别,但整个学校还有行政级别,改革效果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因为学校领导有行政级别,最后如果整个学院的管理思路还是行政思路,最终结果可能就是换汤不换药。

  因此在学校内部取消行政级别,还需要学校整体取消行政级别,而且我们要在国家层面来启动这种取消行政级别的改革。因此,我们最终还是要落到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上来,就是要按照《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所确定的,推进高校去行政化的改革。

  我本人建议我们可以将北大作为一个改革试点,因为北大的校长林建华曾经在公开场所明确提到,应该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落实和扩大学校的自主权。这次北大又做出改革,准备在学院试点取消学院行政领导的行政级别,这意味着北大已经做好了取消行政级别的准备。

  目前全国范围内有39所“985”高校,112所“211”学校,这些学校的行政级别是比较高的,而且它们改革的影响示范作用也是最大的。如果北大能率先启动取消行政级别的改革,它也能为全国高校去行政化提供一个很好的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