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经典喜剧片《姨妈的后现代生活》,豆瓣评

赵薇经典喜剧片《姨妈的后现代生活》,豆瓣评

时间:2020-02-13 17:5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赵薇经典喜剧片《姨妈的后现代生活》,豆瓣评分7.2,值得一看

12岁的侄子宽宽,在假期去看望退休后独自在上海生活的姨妈(斯琴高娃饰)。在宽宽眼里,姨妈是个怪癖多多的人。   一次姨妈在公园遇到了一个从广东到上海来发展的江湖混混潘知常(周润发饰),这个神秘男人使得姨妈神魂颠倒,两人因京剧成了知音,并演绎出一段黄昏恋情。不料好景不长,潘知常带着姨妈的棺材本积蓄一道消失。与此同时,姨妈又发现保姆(史可饰)竟然是靠“碰瓷”来赚取外快。接连发生的事件让姨妈醒悟万千,她决定离开上海,回到东北的家,那里有已经疏远了的丈夫和女儿(赵薇饰)。同是以女人的命运为主线,以喜剧的形式写女人的悲剧,叙事角度相异,而那种深入骨髓的冰冷却一致.女人的命运如果凄惨一点,流放的感觉更加明显.如果电影里也这样叙述一个男人的命运,可能在悲伤之外会多一点坚毅,而女人则只是停不下来的萎谢.有人说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中,好多处都可以作为结尾,其实电影要选择那样平凡的一点作结尾也许因为只有生活中最平淡的细节才最有摧毁人心的力量.不管是姨妈,还是姨妈生活周围的每个女人,似乎都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不快乐,而电影里的男性则处于被弱化甚至有一点小小敌视的视角去表述.姨妈的一生是在与现实和环境对抗着,最后面临的仍然是宿命的悲剧,松子却处处在寻找任何一个可能点亮生活的火星,而生活,最终仍然深入暗黑的深渊.不得不承认,这两部戏,太容易让单身女人伤感,并且对现实绝望了.然而,作为必修课去看一下,生活其实并不是绯红的,翠绿的,生活就是这样,多跨一步就触到的刀的边缘.

一部小制作的篇子,随处的可见的姨妈印象,臃肿的身材,慈祥的脸,只是脸上一丝皱纹也无的姨妈。剧情很好,会引人深思的东西,一个女人抛家弃女独身来到上海这个繁华并且注定不属于她的城市。正如姨妈说的:“我希望你不是真的在骗我,老潘,我都这把年纪了。我要是十七八岁,你骗骗我,我还能挣回来对吧,可是如今你在绝我的路啊,知道吗!” 岁月果然不留情得很,再曾经再美好的容颜有一日终将不复存在.不可否认,姨妈是个善良透顶的人,她对别人所有的穷苦困境都无法漠视。那个保姆,周润发演的那个老男人。。。一次次地,她在这个都市里迷失了方向,不知道人心,不知是非。最后一连串的打击,老男人的再一次欺骗,那只猫飞飞的死,老水的死,都令她筋疲力尽,最终她摔倒了,从高处摔下,如同她那颗饱受了挫折的心,如同她的生活,从云端跌落。女儿的出现,及姨妈背景的揭露,让人无法想象如此善良的一个老太竟然是抛家弃女的一个虚荣的女人。在看到她的丈夫,边刷牙边看电视边吐的情境,竟是理解了姨妈。女人,特别还是有些追求的女人谁受得了如此恶俗的男人。中间周润发跟姨妈生出的些许暖昧令人惊恐,太不可思了,明明一个是中年的男人,一个是妈妈级的人物,汗.不说了,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了。开始还没几分钟,我就觉得失望极了。那个父母离异,小时候被外婆烫伤的不良少女,居然对着个刚见面的12岁小网友大谈身世,还说她以前很恨外婆,但外婆现在老年痴呆了,恨还有什么用呢。一大串特别直白的台词。

越往后看越受不了,和大头俩人坐在下面直喊“太差了”。情节琐碎不连贯,剧本简直像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的。人物生硬不真实,心里逻辑完全无法让人理解,主题游移不定。那个外甥就开头结尾出来一下,实在没有起到该起的作用,他对姨妈的感情转折也突兀得不像话。姨妈居然把猫的尸体放进冰箱,把动物尸体藏进冰箱的电影有很多,还真没见过这么无法说服人的。老上她家串门的老水忽然就死了,姨妈居然能不知道。太多的台词都是为了让冲突爆发才写的,其实情感根本没到那个点上,冲口而出的台词就怎么听怎么怪。写了那么多事,应该都是要表现姨妈这个人的,可是整个电影看完,还是觉得这个人物立不住,无血无肉,很单薄。编剧想表达什么,大家很明白。姨妈抱着小猫的尸体出去埋的时候,我就估计到,她大概以前抛弃了自己的孩子。埋尸体是有象征的,回忆往昔啊,埋葬自己啊。还有那轮荒诞派的巨大月亮升起来,这个用意我们也看懂了。但是但是,电影本身没有表现力啊,这些完全是靠我们的经验自己猜出来的,而不是电影本身传达给我们的。 影片伊始,从外甥宽宽的视角进入了在上海姨妈的生活。姨妈以全幢楼少有的大学生身份自居,在蔑然一切的高傲中仍然依附着小市民的吝啬与斤斤计较的脾性。邻居水太太光鲜的外表与姨妈形成鲜明对比,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养只宠物和每天变幻的发式成为她的生活乐趣,姨妈看不惯这种朝暮相食的生活却躲不过寂寞和面子问题,其实她们都一样的孤寂,一样早已被时代所遗弃,只好同样地把满怀的情愫依托在宠物身上。养猫或者养鸟都不是问题的根本,那只是一种情感的诉求。宽宽的出现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见证了姨妈两段截然不同的生活。

自称有谋略的姨妈在浅薄的虚荣外衣下隐藏着一颗善良隐忍的心,在宽宽假设的绑架骗局前和金永花“碰瓷” 的招数后都隐现了她小市民的善良与真性情,人们总不擅于也不热衷于推翻自己贤良的一面去做一个坏人。孤单让自命不凡的姨妈在躲避邻居水太太的每日一歌后都转嫁到十四只鹦鹉身上。可人是群居动物,宽宽在火车站离别时一句“以后您又得一个人吃饭了”是揭穿皇帝新衣的童言无忌,如此温柔的一刀让姨妈猝不及防,慌张的离去证明隐饰已是无用的,虽然是不可回避的现实,直觉却让姨妈选择了再次逃避。于是,姨妈与潘知常的相遇,才会像一场春雨那般的令人狂喜以至到了窃喜的地步。潘知常一段反串女声的吟唱一回眸间就将姨妈的心俘获,不凡的谈吐夹杂《楚辞》与《离骚》的古典意境冲昏了姨妈毫不设防的心,在天桥上前一刻回忆没落的家史后一刻却能急速回转借三百元钱奔下桥去买药,巧舌如簧和善于逢迎轻松击溃了姨妈少女情怀总是诗的怀春心理。油腔滑调不失风采的潘知常在憧憬并追求精致生活的姨妈面前始终占据着优势,在被追回三百元后潘知常又轻松地稳住了姨妈,原以为是一段浪漫的黄昏恋歌到后来却成为一段梦幻破灭的小悲剧插曲。不可断定潘知常与姨妈没有过真情流露,那一夜着戏服吟唱的狂欢就是酒逢知己的醉。在购置墓地遭皮包公司行骗后,守候在姨妈身旁宿夜未眠的潘知常不知是在忏悔还是寻求内心的释放,导演并没有给我们证实他就是骗子的证据,最后离去时那组披风衣的镜头像极了对港片经典人物“小马哥”的致敬,许导演莫不是喻示着潘知常这类人的潇洒与“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轻蔑。 我没有上电影院,不过依然可以证明许鞍华没有撒谎。她还是延续着《客途秋恨》以来情感真挚的套路,并没有去炫“后现代”这个张牙舞爪的概念。兴许姨妈身上许许多多自相背反的气质引起了她讲述的兴趣,还有文化冲突、“家”“乡”纠葛以及由此造就的“平淡即是悲剧”的强大命运,多少都能映射她自己的内心。久石让标志性的配乐一如既往跳跃明快,却始终奔跑在北野武式的顽皮的节奏上,完全觅不到贴合上海的市井气质,就如同水面上的浮油,听上去总是与上海这个背景暗相疏离。周润发饰演的小混混在上海内环的花园里与好几个老票友拿腔拿调地唱京剧,在我印象中这是极不“上海”的一种生活方式。上海土著们感慨于“啊,这里是乍浦路,我童年的记忆所在啊”,但这类感动实则紧紧关乎他们自己的生活记忆,姨妈的情感并不忠实贴近于这种类似的记忆。她所置身的这个生活圈实际上是一个马赛克拼盘,充填着许鞍华所理解的当今中国世俗生活的各种符号。由于高度凝萃,显得颇具漫画色彩。片中还有几个令人记忆深刻的场景,比如姨妈与周润发披着戏服调情时,久石的配乐再度响起,营造出的是全然Ghibli动画的魔幻气氛;她从病床蓦然起身时,窗前飘过的是童话般大得惊人的一轮皓月。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其实是梦境与现实交织在一起呈现的。许鞍华想要说的是,姨妈梦想着一种“回归”“文明现代”而且“品位超然”的生活,但“家”与“乡”分离的结果却是她既没有了“家”,也无法真正重新融入自己的“乡”。在这个主题面前,上海作为具体背景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不管乍浦路也好打浦路也好;只不过由于它所承载的背反更有戏剧性,所以作为道具也就更加有力。

不少人不喜欢这个片子,就是因为许鞍华没有忠实地表现上海市井生活。斯琴高娃在每个局部都惟妙惟肖地秀上海做派,但实在“过分典型”,总是叫人担心用力过猛;周润发演小混混,功力上倒是没有问题,但无论吐字还是神情,都无法摆脱自己以往那些家喻户晓的成功角色。结果就是全片“浮”的感觉自始至终不曾减退。但是纠缠于此并没有太大意义,毕竟近年来拿上海做背景的电影有几部真的表现出了典型的【上海生活】呢?片子确实做得还不够熨贴,但导演的情绪随处流转于其间。每个人物都可怜,每个人物都或多或少试图改变自己的现状,但几乎都以失败告终。导演为他们都安排了祭奠意味极为浓烈的场景。水太太的死,有姨妈雨中葬猫;姨妈离开上海回铁岭,有高架上城市霓虹闪烁的夜景长镜;还有出现过两次的硕大明月。而铺陈细节最详尽的祭礼,给了姨妈。普通人能遇到的最常见的悲剧,莫过于高开低走,平淡收场。姨妈以同小混混恋爱反抗年龄,以抛夫弃女反抗生活,以各种生活冲突反抗平凡,但最终只是老迈地回到铁岭,面无表情地坐在鞋铺子前,取出自带的冷馒头,一口一口就着凉开水吃下去。四周人声嘈杂,轻而易举地把她掩埋了。《姨媽的後現代生活》在香港上映前,發行公司先安排給香港演藝學院和浸會大學的影視系學生觀看,許鞍華並出席映後答問會。兩次會上問答有些內容可以同時解答我心中疑問,部份引用在本文裡,這裡要嗚謝一下。這部片以一個跟不上社會發展的50多歲失婚女人(斯琴高娃飾)為重心。早前港產片《師奶唔易做》寫公共屋村婦女,亦是以社會邊緣弱勢女性角色為內容。我要向《姨媽》和《師奶》的投資者和編導致敬,他們為處於社會角落的女人發聲,真令人感動。(《師奶》由李敏編劇,李公樂、黃精甫合導,而劉德華的「亞洲新星導」計劃出資支持)。

無論讀者會否打算去看《姨媽》這部電影,一般人都會好奇本片女主角的「後現代生活」是甚麼一回事。這是本片的一個賣點,(這個賣點導演可能不太認同),但我為要保持大家的懸念,這裡我只好述而不論。50歲後無業、失婚,甚至在做人處事各方面都失敗的女人,在世界任何大城市裡都存在。此片的女主角遭遇沒甚麼特別,只是一般問題,例如女兒(趙微飾)反叛,新相識的女人(史可飾)和男人(周潤發飾)都是騙子,而鄰居(盧燕飾)總是在不適當的時候走過來。我跟部份觀眾一樣在看完影片後會問:為甚麼許鞍華會拍這樣一部「女人五十」的電影?據導演說,只因為編劇李檣(寫過得獎電影《孔雀》的劇本)獲得北京一家影視公司支持拍攝一個下崗女幹部的電影,於是許鞍華便憑以前拍過《女人四十》的成績,獲得拍攝本片的機會。此片劇本不是根據甚麼暢銷小說改編,(編劇和小說作者事前有溝通過,由於大家都喜歡下崗女性這個角色,於是便分頭各自創作。其實小說和劇本兩者關係不大)。 战战兢兢的去放好钱,可是却勇敢的举起了那只认错的手,保护很纯净的心灵。小雏菊不见得很伟大,可是小雏菊有自己的阴凉,不一定能成大气候,可是为了那棵小草挡住太阳,还是那么的坚定。背影再次穿梭在火车站的人群,我先走了,隐隐约约看到中年发福的身躯,与路人相撞,各位莘莘学子又有多少次,能看见送自己的人蹒跚的背影,看见的时候,那份心酸个中明白。体会到的不一定是最温暖的,可是离去的蹒跚带走了,我们最深的思念,拥挤的人群夹杂着模糊的油画。   世界上的骗子是被逼的吗?深深的伤口带着最原始的哭泣,离开家乡来寻梦的人很多,带着最后的悲哀离去的人更加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青花瓷瓶碎了,一地的碎片,碎的是姨妈无奈的心。恨不得,恨不得,恨了谁负责,那张纸条,新鲜未干,明白的离去,小鱼带着鲜活的气息,可是命运由不得你安静的喘息。   质问是心痛的,可是伪装的骗子,就算被看穿,依然是仿佛看得见的月亮,很大,很亮,很圆,可是背面依然迷离。   罪与罚,犯了罪,就要被罚,可是,不是自己的罪,却要承担最后的罚,平时争吵的人,不见得最恨,平时最烦的人的离去,才明白离开也是一种惩罚,惩罚不见得需要直接而明了,惩罚也不见得是别人扔下的地雷,惩罚是一个好人的救赎。   最后谎言的揭穿才是一切的根源。命运的轮盘从未因为自己的逃避而停止转动,当年的离开带着的箱子依然沉重,牙齿的崩溃更是心灵的崩溃,一盘沙粒城堡的崩溃可能就是因为一个小沙子的到来。老人院的车,刺目的阳光才是最后决定的根源。 本片的戏剧舞台是上海和鞍山。难得一位香港导演将两座内地城市拍得如此富于风情和质感,上海的繁华与鞍山的萧瑟形成对比,上海的市井和鞍山的凡俗又相互映衬。戏剧的主角是姨妈,她是全片的中心人物,其他角色的故事皆围绕她来展开。她自恋、讲体面、精打细算又爱慕虚荣。她的形象是又配角烘托出来的,配角一个个出现,她的性格就一步步明晰。

配角个个鲜活却又不喧宾夺主,生动的配角对姨妈而言可谓锦上添花,他们的出现为姨妈的形象注入生命活力。相反,结尾处他们的纷纷离去对姨妈而言可谓釜底抽薪,他们各自的戏剧落幕了,姨妈也只剩下了一具憔悴的躯壳。这样的戏剧结构高明于公路片,它不像公路片那样,配角倏忽出现又瞬间消失,各个配角互不联系;它也不像公路片那样一根筋走到底,而是配角围绕主角形成圆形结构,配角出现后并不马上退场,只是退作背景,故事仍在继续。不仅主角与配角之间有好戏上演,配角之间也会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联系又促成了主角命运的波折。具体而言,水太太有一种虚张声势的快乐,一把年纪还热衷于打扮,热衷于打听他人的情事。她和姨妈有着相似的地位,相同的寂寥,只不过表现形式不同。水太太每日一歌,假装快乐;姨妈自视清高,佯装坚强。无论是追赶时尚还是躲避时尚,都显示出她们在时尚面前的尴尬处境;无论是投身爱情还是窥探爱情都掩饰不住她们内心的寂寞。于是水太太养猫,姨妈养鸟,她们都把自己脆弱的欢喜寄托在这些小生灵身上。她们的相似让她们惺惺相惜又互相挑剔。也正是这种共鸣才使姨妈葬猫那么郑重其事,又那么感时伤怀。金永花表面上与姨妈背道而驰。姨妈讲尊严、讲体面,而她不惜用最下三烂的招数去骗钱。但她和姨妈都是被生活压榨的女人,尽管金永花的身份与生存手段与姨妈相比等而下之。也正是因为这等而下之,她在绝境时的所作所为较之姨妈就有过之而无不及。姨妈只是抛弃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而她是杀害。金永花就是放下身价的姨妈,而放下身价却让自己走上了绝路。于是在监狱中金永花与姨妈只能相对无言。刘大凡则是更世俗化的姨妈。她和她母亲一样爱慕虚荣,也和她母亲一样因为心中的那份不甘与爱人分手。巧妙的是,编剧为姨妈取名“叶如棠”,生为绿叶并不可悲,徒劳地做着繁华梦才可悲。刘大凡却连这样诗意的名字也没有,是彻底的凡胎,可她并未因自身的平凡而放弃幻想,不难想见叶如棠的悲剧不仅不会结束,而且将不断重演。一直在笑. 从发哥哭着喊:你做的排骨和我妈做的一样,糖 太 多! 到他俩古怪的泳衣. 到救生员批评斯在LJ还来游泳。 直到史可的老公来找斯救他老婆。 看到史可回忆入狱的理由时忽然的就哽住了。 她那样矛盾着把氧气罩从女儿的脸上挪开。 是撑不下去了吧. 残酷艰难的生活终于逼着她走出了这一步. 我知道 任何一个母亲都不会忍心的夺走自己孩子的生命。 我知道那一刻有多么的痛!姨妈的生活终于暗淡了。 她去给飞飞奶奶送鹦鹉时,对飞飞自嘲而无奈的一句:"在上海混不下去了"让我心酸. 在东北的家中,她沉默安静。 片尾和丈夫去摆摊卖鞋. 就着咸菜条吃着干干的馒头。 我看着她艰难的咽着.觉得自己的咽喉发干发紧. 心里很沉. 姨妈是我喜欢的人,尽管她有许多的小毛病,但我喜欢她的正直,喜欢她的较真;喜欢她痛斥别人破坏环境;喜欢她在遭遇外甥假绑架,被骗三百元之后,再次遇到“金永花”那个女骗子时,仍无奈的说:“你带我去看看,就算你是骗子我也认了”时的那种悲壮的善良。

尽管金永花在这件事上没有骗姨妈,但当姨妈发现她用来谋生的手段是“碰瓷儿”时,她体内正义的因素占了主导,姨妈毅然决然的将金永花逐出了家门。 姨妈是个有点小资的女人,养鸟,养花,养鱼,说英语,画国画,唱京剧,而她的后一个爱好让她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骗子:潘知常。老潘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一生只对美的东西感兴趣,美食,美人,美景......写过两句诗:‘平生只有两行泪,半为浮生半美人’”但仅仅是这点兴趣的共鸣是不能让精明的姨妈动心的,正如姨妈所说:“我养不起你,你一顿吃我一斤小排”,于是“感性的”老潘带着姨妈做起了墓园的投资生意,这回是彻底赢得美人归,姨妈激动的抱着老潘说:“这年月,谁能帮我挣钱就是给我最大的爱了”真是直白的爱情宣言! 当然,结局大家都猜得到,姨妈被骗了,自己的棺材板都赔进去了。正所谓“提着菜篮谈恋爱,竹篮打水一场空”。 失去了爱情,梦想与金钱的姨妈衰老的许多,意外的摔伤,让姨妈生活的另一部分浮出了水面。她口中定居在洛杉机的女儿赶来了医院,不过,银是从鞍山那旮嗒来的。在女儿与她争执的一场戏中,姨妈的前半生逐渐清晰了:落难时嫁了个大老粗,回城时不顾一切,抛夫弃子。哦,原来如此!不过,别先急着唾弃姨妈的“现实主义”,影片的最后将我们带到了鞍山的一户普通民居,姨夫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刷牙,电视节目引得他哈哈大笑,牙膏沫子满地乱窜,姨妈默默的拖地,一遍一遍....... 整个影片最后定格在一个农贸市场的摊位前,身穿大棉袄,包着头的姨妈,一手捧着一个铝质饭盒,一手拿着个大馒头就着腌菜,吃的正香......不知怎的,我觉得姨妈变成了大婶。正如寬寬看著老了的姨媽,別人實在難以想像他憑甚麼自恃,但牆上一幅照片、一個漂亮的女兒,也隱隱向你訴說,他真的曾經漂亮風光過 。因此才會執著得如此彆扭,形成一種滑稽的姿態吧。這個時代對知識既輕蔑又重視,卻不取決於知識好壞而在於它能否帶來效益。還抱著沒用的知識價值不放最終亦理所當然成為笑柄吧。故事中的每個人都殘缺,卻始終單純善良,單純地炫耀,單純地被騙,甚至欺騙、敲詐、殺都顯得單純。姨媽明明怕上檔又一再相信其他人,欺騙或殺的又明明不忍。那個男的也讀過書吧,怎樣落得騙人維生又是另一個故事吧。水太太穿戴再華美,貓兒一失蹤卻崩潰。被騙了沒令故事急轉直下,倒是跌一跤就甚麼都沒了,連自恃的力氣都沒了。回到不愛的前夫身邊倒不是問題,回到一種不認同、不甘心的生活方式才是問題。唸過蘇軾莊子又如何?未能如莊子「汝身非汝有」般境界看得開,只有蘇軾「長恨此身非我有」的不甘及身不由己,更顯得知識份子身份只是包袱,令人不能放下身段。一瞬間一切就消逝,突然明白,青春非我有,我們不過是其短暫寄居之所而已。放得開倒好,然而眼下盡是放不開,才得長恨,也唯有長恨。